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小络

她一个人,习惯吹响,柳枝边缘的口琴,席地而坐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江苏省 苏州市 巨蟹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近期心愿把简历写成故事。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【原创】近处。远你。

2015-2-23 20:15:08 阅读786 评论52 232015/02 Feb23

我们都是时间的囚徒。

被追逐的时候,并没有转身迎上去,将光阴落成溪水。那时,山野有微风,林木成行,却会命令自己,折返迷途,仿佛那里才是将来,我要的季候。

而距离,能留下的,只有寂静,穷无尽处。谈不上遗憾,记忆当不可分析。而我,和自己,此时最应该合二为一,并将内心,居住在左右分叉的道口,看不清更多的背影。

背影,也不可忧伤,有时恰是我的炉火。一切的思量,愿望,都在无声的距离中复燃,让最完美的结构,在尚未出生的征途上,继续寻找。

寻找,是一个很温柔的季节。有焦灼,有等待,有不可预知的细碎,好像把一双羽翅,插在梦的中央,为夜晚注满韵脚。时而宁静,时而隐秘,但更多的可能是风暴和闪电,震撼过天宇,向穹苍宣誓或祷告,呼吸都运行在热切里,是积极神妙的经历。不要说,我找到了花草,在阳光下行走,那些不是情感的声音。

真的,若不是被包围的眼泪,或许永远不知道岁月的退避和怜爱。我和很多影子,现在依然会纠缠,其实是我纠缠着他们,写过一条条律法,去注解去执行,还远方的你,一座近处的桥。桥上有楼阁,向外水流,鸟鸣,入内则是琴声或诗句。这样的自由,是超越生死,是沉默的,是完整的。

也是责罚或因果。只在这时,我才醒起,梦着,看到了生命的始终。那些不高于树梢的风,在窗前,月下,唤过你我乳名,以零星的岛屿的样子,推入烟岚,又抵达心间,来来回回,足够歌舞与吹箫。那么,就只同一片树叶,还有光洁的额头,一起遇见,山水井泉,把风景变柔。

一定能明白,所有的早晚,具备无穷性,生长机缘。你的头发,被风把握,塞进生活的杯盘,白本来

作者  | 2015-2-23 20:15:08 | 阅读(786) |评论(52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雨水,或者微光

2015-2-6 19:53:19 阅读596 评论85 62015/02 Feb6

终于,在文字里我彻底贫乏,甚至被劫持,找不到一个可以赎回的器具,重新聚集和布置,容纳光阴留下的空白。小络,这样一个名字,是否还在时间里存在,不得而知。其实也无需断言,一切宽恕都可能发生,就像爱过,喜欢过的,甩干了风雨最初的样子,留下寂静,那些空着的性质,站立门外。于是,很远的地方,竟也成了故乡。

当我将潜伏的抵抗拯救为一滴血的时候,在最坚硬敏感的身体里,开始还原某种柔软甚至唠叨,但我表示欢迎。挪开僵化着的石头,汹涌的沉默,在这个年的末尾,我必须回来佐证,为了感谢,为了活着的本意。

也许,一年多以来的诗歌生活,豢养了我相对冷漠的自我意识,但至少理智甚至超然。作为一次绝然不同的文字旅程,我保留了自己原始的声音。没有情感的优柔寡断,没有表达的拖泥带水,只是大胆与尝试,牺牲自己,违抗记忆,暴露伤口的由来和使命,构筑了一片碎裂的爱之现场。

这就是症候,或者说病理,更积极生动的流亡。以裂缝置换禁忌,比起事件本身,经历的创伤更干净,也更有存在感。事实上,这里,依旧是我爱的场所,我与真实握手,堵住了一系列缺口,在生活的经纶里,披上了智慧的风格。我庆幸,我还能回来,与过去的自己拥抱,书写一页简单的段落。

再也没有重量可言。一个人的经历,其实只是一种被时间占据的结果,痛苦让步,清醒就与世界和解。得到的命令,就是从一切记忆的躯干里分裂,异化,最终成为未来的状态,值得被期待。

像很多身影一样,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,我保持了迷雾的概念,这是一种自由,比时间更早,所作的提示,已经不是爱本身,而是凌驾于命运之上的光明,我所热爱的途径。我甚至愿意,画一幅肖像,抓住路上每一个词语,意气用事,把自己变成这里的所有作品,水一样的蓝。

作者  | 2015-2-6 19:53:19 | 阅读(596) |评论(85) | 阅读全文>>

【转载】虞城 好吗?

2014-9-3 16:15:23 阅读421 评论8 32014/09 Sept3

时光如河,水泛波纹。点点滴滴是尘埃深处的记忆,亦恬亦嗔;就如

一枚夏天,在七月酣畅淋漓。。。想起那个夜晚,有月光的那个夜晚,初

次听到你悦耳的声音,心便允了一场相邀,从此,那座城便是心城,有了

牵挂与惦记。

西子湖畔,有动听的传说,有吴越呓语,有秦淮曲柳,有一个人小院

深处,一杯茶盏,一几小令,望远山黛色,曲径通幽处,画廊莲荷香。若

离说:轩,是长在南方的女子,定是温婉清淡的。其实轩也只是一个世俗

女子,烟火凡尘,耗尽欢颜。

那流动的光阴,那些繁茂的花呢,以及那四年的百度时光呢?来来去

去,很多事是行走在日子深处的,或许稍微触碰就泪流满面,只那一缕呼

吸便依约相顾。虞山、郴水;是转世的一帧禅缘?远方且近,而你也触手

可及,只是不忍不碰不去牵绊。

花香如海,是吗?就喜欢这写字的时光,你在这,我也在这。草木

充盈,字语娟娟,如雨滴落在眉端,乍然是泪的甜蜜?还是酸涩?只任

芊芊心语落于素宣,描一段留白时光。

百度的过往,是一枚文字的微凉;而我们的相遇和相悦是那朵婉然

的花朵开放,还是小径通幽,溪水流长,草地上两颗泪珠儿相牵,是否

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?

若:请许我用最简单的方式述说,想念那段曾经的岁月,想念那些诗

词里流露的情深缘浅,想念那乌衣巷里的蓝调江南,与及花香里的梦和

素墨淡写的丁香五月,此时,你在听我说吗?

作者  | 2014-9-3 16:15:23 | 阅读(421) |评论(8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虬枝

2014-2-2 20:08:38 阅读687 评论28 22014/02 Feb2

2014年2月2日   小络摄于琴川

作者  | 2014-2-2 20:08:38 | 阅读(687) |评论(28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学诗记

2014-1-19 19:46:39 阅读1185 评论161 192014/01 Jan19

1

敲门。诗在里面,我在外面。

我想象,他是一个男人,渴望走向外边的路,走向一个女人。

2

这样,我那一切散乱的敬畏,立刻兑换成轻巧的欢乐,坐在门边,兀自分行。

那里有一小片寂寞,供我采摘喂食。

都忘却,春风词笔。

3

两个人之间,谁在等谁?

悠闲的午后,我画心。红茶的温柔,立于杯沿,将时间的芳香绕于唇边,舌下,嚼一颗孤独的糖。

孤独,是一枚最后的桃花,开与不开,我都在里面。

心,因为有一半忘记,流动起来。

4

诗也下雨,扶着夜晚的凉台。

5

徐徐降落的珠雪,有一双灵慧的眼,开启一个未知的国度。我衣着简单,心灵纯粹,以文字的细石铺陈弯曲的小巷,烟柳成行。这是一个独自的城市独自的街道,独自的角落迷雾独自的森林,梦想,暗示,推断,都与门里的男人倚伴。三月的清晨,枝叶新绿,八月的秋风,织进斜阳几缕,有时茉莉,有时寒梅,我乘风而去,飞向所有的名字。

6

一打开,诗的花瓣迎来

和我的目光握握手

夏花也曾冬雨

7

忽然,我隐身而入,门只是一道形式,自己制造。

多少人间,风霜自老。

8

扑进你的怀里,我的生命就在我的窗前。

获得的所在,同于每一种喜悦,样子嫩黄。内外两个世界,同时注入左右的创造,以日月记忆,用远近想象。

走进风筝的线,走进流泉的叠,娇柔的步子,让生命无限欣喜。

作者  | 2014-1-19 19:46:39 | 阅读(1185) |评论(161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明天以后

2014-1-12 9:59:33 阅读753 评论99 122014/01 Jan12

在记忆与遗忘之间,走了很久,几乎是隐身在日子的枝杈中,并不作更多的思考或流动。观察,没有标记,聆听,只在分享,一切的影子都变得静默而白皙。昨天还是明天,于我其实没有差别,我的离开及其到来,都是人生深处的一线光影,瞬间有无。

我不封锁,也不开放,半掩的窗口,有枯叶吟过的诗,落下来,带我走进无法描述的明晰之中。那些时刻,犹如翻过一页又一页的寂寞,表情的意义成为多余,无语和无愁,是光明纯洁的青春,在丰繁的生命终端,修行为一部典籍,浓沉地香。

时常收到请柬,春天邀来花魂,冬天离去暗影,于我贫穷的骨髓,总是一场盲目的积蓄。我的项链上,垂挂着苏醒与迷离镶嵌的坠子,采集,建树,满了,空了。以前如何,以后怎样,都只是空虚地往返,下了台阶,又上了山路。行走的方向里,也许是幸运的爱,也等着悲情的痛,我看到了许多以后。

不做很多的事,放弃选择的权利,我如世纪,以记录的方式一天天离开。失落的日期,一个阳光的新天地,阐释和打坐,都会开始,也有终结。我有一座房子,储存生死,截留片段,从心里望见自己的地位和价值,以信为门,以行为牌。倾注的良知或德性,是一扇扇窗,可以进来,也可以出去。

有时,心里走来了贵宾,没有身份,也找不到地址,却是思想的王者。自觉地顺从倒伏,承认真实从自己的脊背上爬过,的确是一段繁华的遇见。手掬清风拂过的秀旎,痴情,膜拜,我即画,画即我,由此超然与安宁,岂不是又一次扯开生命的厚幕,抵达了愿望,绽放了诚挚?

因此以后,不可多得,不可不识。站在远处,投放高于地平之线的目光,以不受束缚的现实与理想,收集素材,堆放形体。四周的

作者  | 2014-1-12 9:59:33 | 阅读(753) |评论(99) | 阅读全文>>

【朗诵】因为是女子

2013-11-20 7:43:55 阅读880 评论96 202013/11 Nov20

朗诵:石小络

因为是女子

文/小络

一抹浅淡的笑,是可以用来读很久的。

从我这里,目光伸出去,撩动一些情绪深处的气质,然后牵回来,覆盖自己的心上,微微泛出,一圈圈荡漾开去,此时,无论身体或者知觉,都会着了魔似的,将这抹细细的笑幻成一种光环,附着自己的发上、肩上,于是你便进入了一种状态,或者飞舞,或者安静。

没有一种女子是天生如清泉的,即使上天赋予了美貌或智慧,也会因着由内而外浮动的种种不和谐因素,将周遭围绕自己的优秀气息渐渐散去,直至平庸和肤浅。也曾奢侈地浮想过青花瓷或五月花般地高贵和妖娆,浅浅的时间和经历却告诉我,那只是一个遥远而华丽的梦。

只喜爱一种简单而舒适的笑,我取名为棉花记。曾经反复寻找与棉质相关的素材,静静地读。一根彩色的棉线,一粒木质的纽扣,一本泛着古旧的日记,一件宽大而纯白的衬衫,对于我彼时的唇角,都能落了微笑,无限地温柔起来。美与不美,并不在旁人,只在于自己找到的最好感觉吧。

于是,我的身体里便点着了一盏精致的灯,有温暖传来,延伸到这些文字里。午后的阳光也懂事地附和我思想的节奏,摊开书一样丰富的肢体,将许多寒冷一滴滴抽取,融化,呈送给我慵懒而酥软的暖色。我是可以沉醉的,甚至睡着在阳光的触抚里,与柔软的心情对坐,喝下一小杯咖啡。

学着时常接收季节、时光赠予的消息,咀嚼年岁增长带来的诸多感动,让心植下些许的无邪,一寸寸生长起来,或许那才是美丽不竭的根株。望着自己浑身写着的散漫或流浪,用一条棉布的长裙舞蹈开去,今天我的眼神一定是最清澈的。

作者  | 2013-11-20 7:43:55 | 阅读(880) |评论(96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因为是女子

2013-11-19 14:17:13 阅读989 评论87 192013/11 Nov19

因为是女子

文/小络

一抹浅淡的笑,是可以用来读很久的。

从我这里,目光伸出去,撩动一些情绪深处的气质,然后牵回来,覆盖自己的心上,微微泛出,一圈圈荡漾开去,此时,无论身体或者知觉,都会着了魔似的,将这抹细细的笑幻成一种光环,附着自己的发上、肩上,于是你便进入了一种状态,或者飞舞,或者安静。

没有一种女子是天生如清泉的,即使上天赋予了美貌或智慧,也会因着由内而外浮动的种种不和谐因素,将周遭围绕自己的优秀气息渐渐散去,直至平庸和肤浅。也曾奢侈地浮想过青花瓷或五月花般地高贵和妖娆,浅浅的时间和经历却告诉我,那只是一个遥远而华丽的梦。

只喜爱一种简单而舒适的笑,我取名为棉花记。曾经反复寻找与棉质相关的素材,静静地读。一根彩色的棉线,一粒木质的纽扣,一本泛着古旧的日记,一件宽大而纯白的衬衫,对于我彼时的唇角,都能落了微笑,无限地温柔起来。美与不美,并不在旁人,只在于自己找到的最好感觉吧。

于是,我的身体里便点着了一盏精致的灯,有温暖传来,延伸到这些文字里。午后的阳光也懂事地附和我思想的节奏,摊开书一样丰富的肢体,将许多寒冷一滴滴抽取,融化,呈送给我慵懒而酥软的暖色。我是可以沉醉的,甚至睡着在阳光的触抚里,与柔软的心情对坐,喝下一小杯咖啡。

学着时常接收季节、时光赠予的消息,咀嚼年岁增长带来的诸多感动,让心植下些许的无邪,一寸寸生长起来,或许那才是美丽不竭的根株。望着自己浑身写着的散漫或流浪,用一条棉布的长裙舞蹈开去,今天我的眼神一定是最清澈的。

不要把自己总是想得太美,却要一回头就是一道风景,因为我,只是女子。

作者  | 2013-11-19 14:17:13 | 阅读(989) |评论(87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暖意初近

2013-11-8 19:42:29 阅读817 评论97 82013/11 Nov8

于你全部的世界,我是奔赴而去的。这是一个圈套,我却无怨无悔地落入,静静浆洗生命的衣衫。几乎可以断定,我是用沉溺的方式将青春无限制地发表。岁月的期刊,竟然与我的容颜重叠,我既是作者,也是读者。

从头至尾,我都没有权利选择。把我留在怀里,随时听命于你的心愿,无穷无尽地征服与陷身,已经混淆了我精心打扮的馥郁的香,成为一种安于现状的矛盾,入陈述的久远中渐渐失去新鲜的方向。

忽然就有了这么一天,我已无法沿着你的名字行走,甚至感觉不到自然而常在的温度。年轻的信物被疲乏的黄昏烤焦,终于失去了紧紧依靠的位置。此刻,小小的骄傲,开始无节制地生长,刻意抽取的暖意片段,竟也找不到焦点,镜头下的错愕如夕阳般红。

匍匐了很久,我将自己倒伏成一片草,只在无人打扰的目光里,朗读天地间不能诠释的一切。于是,高高举过头顶,或者紧贴住胸口,让每一封时光写给我的信,撕开潦草的表面,于得失间顿悟道路的意义。

我又动身了,只是我是以安静的方式,冲破心的皮囊,寻找一切与颜色有关的信息。似是牵着你的手,来到我身边,行吟夜晚的露珠,白昼的自由。只是我并没有丈量到距离的宽度,道路的实质也不存在,而我的确在前移,挪位。

如此的遇见,必定不在同一个平面,我的力量已敲不开错位的冰层,你我竟隔了一段悄无声息的永远。藏匿于懒散的日子中,时而也会扰乱忽有忽无的呼吸,而言语与思绪,依旧站在各自的门外,搂紧通往温暖的沉默。

我的梦幻呈现了静止的状态,跟踪或躲藏,都只是生命的意象,在现实不断的摩挲间,高傲地爱恋。躺进每一个夜晚的深渊,我竟已不会呻吟,驱逐了自己的身体,最后却被灵魂驱逐。我知道,我是想漫游在你的臂弯,将今夜熟睡的。

作者  | 2013-11-8 19:42:29 | 阅读(817) |评论(97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知一知二之间

2013-10-22 22:56:52 阅读671 评论66 222013/10 Oct22

脱去一种情绪,潜入夜的肌肤,游走。大街小巷,无数具象、本体或存在,都以碎片的形式沉浮,时而清醒,时而模糊。寂静在燃烧,更深的消息驶入无穷之自由,我乘着灵魂之帆,宛如一名水手,驶离哲思的海岸。

我完全知道,此时的自己是一具多么虚拟的形体,交错的时空像巨大的黑洞,吸引着我的爱与光泽。旋入,沉没,我毫无抵抗的意识,甚至深切地祈望,将生与死的界限粘合,伸展,直到一个无法计算的终极。

我不滞留,也不离开,炽烈的温柔泛滥开来,浇注在你渴望的面容上,成了眼睛。所有青春的正午都被天地吸取,异口同声地呼唤,“我的浆果,你何时甜蜜?”爱,拨着琴弦,坐在那里,像一盏灯,导引我的生命,永不湮灭。

可是,我还是恳求,请向艰难和险峻臣服,它们,曾经狂扫了我的花园,击碎了我最柔嫩的枝条,我所攀附的基础,是领悟中仅剩的清白。我早已畏惧,更是掩着自己赤裸而贫穷的思想,默默离开。站在欢笑的背面,并没有季节或花草,只有静,不占有谁,也不被谁占有。

带着一颗长了翅膀的心,终于可以在片刻的时间里奔流,吟唱一首没有情绪的歌。我所有的器官,犹如分离的树叶,飞奔出不同颜色的音调,并不懂得手指的温度,目光的深度。还有什么可以撕扯出血迹的呢?馈赠与拒绝,都只是传递的途径,方向不同罢了。

将自己今晚的脱离作为一次背叛吧。纠缠的延续只不过是痛苦的汁液,日夜侵入眼睛的眨动,是疲惫的开启。作为一种诅咒,一种不幸,我能够在渐渐遥远的部分豪迈而骄傲地穿过,便不会无情,更不会深情。逝者留下的精神,总会与我同步。

若能变风声为歌声,容纳更多抽象、跨界的灵感,于亦

作者  | 2013-10-22 22:56:52 | 阅读(671) |评论(66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
轻轻弹轻轻和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