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小络

她一个人,习惯吹响,柳枝边缘的口琴,席地而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塞纳河的二十四个细节  

2012-12-10 17:40:02|  分类: 络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塞纳河的二十四个细节 - 石小络 - 石小络

 
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塞纳河,左岸是梦境,右岸是生活。偶尔会想起,想起某些曾经遇见,未必能再遇见的心动。不记得,也记得,所有的细节,只是绕了一个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

【壹】

他只存在了一秒,最伟大的钢琴家还没按下琴键,乐曲就结束了,情节太过简单。他是一颗殷红的草莓,无论何时,触碰一下,都会流出最甜酸的汁,味道无以伦比的复杂。

他张开的透明的翼,几乎不曾有任何徘徊的绪,那一幕便精彩地停留在了岁月的长河,永远不再遥远。如果,每次闭上眼睛,都可以,清晰地重复,那一瞬间,宁愿就此死去,不再醒来。

原来,秘密是一次神圣的祭奠,秒复一秒。

——《秘密》(2012/01/20

 

【贰】

我在春天等你,等你的笑声,等你的家常,等你的故事,等你的传奇。我在春天等你,等你的充实,等你的空白,等你的热烈,等你的冷漠。我在春天等你,等你柔软的手心,等你香甜的酒窝,等你温暖的胸膛,等你诱人的乳香。我在春天等你,等你纯真的依恋,等你笨拙的赞美,等你张扬的希望,等你任性的梦想。

收拾起纷乱,折叠好思念,反复在沦陷,拥抱住孤独。叮咛文字,不再苦吟;嘱托清曲,拨动快乐;复习约定,没有眼泪;记忆相遇,只剩美丽。我在此岸,你在彼岸,相隔汹涌,依旧相守。你在今生,我在来世,跋涉红尘,还会再见。我在春天等你,你会走进,我会走进,花开的声音。

——《我在春天等你》(2012/01/26

 

【叁】

你是从一个遥远的叫做梦的地方来的吗?你一出现,那些叫做《诗经》的孩子便手舞足蹈,模仿着墓碑上那些记忆的残骸,开始在水一方,青青子衿了。而我,也早已回到了宋朝甚至唐朝,与无数个前世或今生的你,在开满野雏菊的山坡上,沉湎与世隔绝的清新。

太阳雪,是快乐的第一个孩子。

——《太阳雪》(2012/2/02

 

【肆】

必须要为自己修建一所小房子了,里面一定要有唐朝的诗歌,宋代的词赋,梳妆台上的清朝铜镜,草编的沙发与床铺,柴围的篱笆和矮墙。让一条河环抱,一棵柳垂曳,一只鸟唱起经典的歌,一座山张开温暖的臂。与明朝的月亮对饮,为诗经的子衿传情,安静的诗意,流淌过秦转汉瓦,栖居进明清故里。

春天的芳香,已经被白雪的瓶子吐露。诗意的魔法,必将被拯救出潘多拉的盒子。云下的化解是悲痛还是抚摸,结果只属于野兔的眼睛,红了,依旧能看见任何东西。澄澈的夜晚,时而安谧,时而波荡,一如飞蓬掠过,星月遮着面纱,模糊地忘记了自己的本身。一物一人总会栖居在属于自己的链条上,自然地,闪着金光,含着笑。

­——《诗意地栖居》(2012/02/23

 

【伍】

时光总是干净的,而我只会不断捧起它的离散或拥挤,不厌其烦地奔走在惊慌失措的杂念中,却意外地收到了它的温存和耐心。此时,除了点亮柔软的烛光,我还必须像风一样认真地翻读每一次心跳的温度,我感动了。

一朵花正在开放,我看见一个优美的姿势在梦里梦外忙碌,面庞上染着一抹红晕,四周爬满了绿,热烈而芬芳。我是第一次与你谋面么?转过身来吧,亲爱的,继续缠绵与灿烂,今夜的月,仿若是雨水里刚出浴的嫩芽儿,羞涩着失眠的眸光,悄悄走到了腮边。

——《花间起舞》(2012/03/08

 

【陆】

楚楚香风,溶溶暖水,捻不尽的红绿,邀云一笑。举眉向天,参差间隔,水墨小枝,曲折舞蹈,幽而雅,雅而翼,风流影影,古今最是。

梅窗入柳,桃李淡妆,依稀闻兰,唤起思量。晴岚相因,歌赋叠叠,江南晚景,千寻悄悄。花月四街,聚散追欢,红袖小酌,窃香芳草。

——《沉香四月》(2012/03/31

 

【柒】

推一扇窗,拂一枝柳,满目杨花朝去复离,总一种凄凉暗伤,梅魂影怜。如许烟花处,斑斓的记忆便穿在梦的身上,浅唱低吟。一个梦,书写了一种感觉;一种感觉,书写了一段故事;一段故事,书写了一杯酒;搂紧凄美的月,我又沉溺在这莫名的醉里,像个幼稚的孩子。

一首经典的情歌就是在房前栽花,屋后植柳,小河弯绕。当一种必死不降,降而必死的执念搀扶起一段人生的悲歌时,我的心忽然变得骄傲起来,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力量,雾岚与霜冻算得了什么?多少年了,瞬间的沉浮,隔世的悲欢,被一朝一代的寂寞朗诵着,我们坐着,静静地听。

——《青山若我,妩媚如是》(2012/04/17

 

【捌】

有些柔软,近在咫尺,一直朝我吹来。谜一样的姿势,轻易,不动声色。无数双手,不停地写着,日子,你我,与流水一样欢沁。

快,挽起绿色的衣袖,数数生命的种子,瞧瞧太阳开花,吵醒潭风摩挲,偷听叶子情话。干净的季节摇晃着绿色的小眼睛,谁在调皮?

——《绿》(2012/04/23

 

【玖】

绣花鞋的片段,是一条小径,或潭水的眼睛。罪与爱——

转圈,绕着它。短暂的抒情,指向某个时刻,经不起年月。

 

清洗,结局,手中的纸牌,摸到了生的沉甸,透过手腕,痕迹明彻。

火与电的纹路,珍爱的希冀,路过,全部的答案,是与非,哭和笑。

 

曾经有一次相遇在相遇的最初。

曾经有一份记忆在记忆的深处。

­——《曾经有一次相遇在相遇的最初》(2012/05/06

 

【壹拾】

洗一串细白的日子,挂在檐下,任蝶儿扑。别人的风筝,投在目光的影子里,也是浅夏的芽,摸得到心跳。很多新鲜,终于认识,离开花园深处,蹲在道旁,分香踏实。

手指厌倦了叩问,琴键便是流水,窗帘里的秘密和风一起去了远游。那样的风景其实不存在,旧歌谣的传说,与最后的回眸,一起溶化。都飞吧,蕊间的诗。

懂了,慌张与冷静,咫尺和天涯。当一只脚跨过斑驳的门槛,那么另一只,便知道,今天,我才,终于真正地,爱上了你。

——《今天的样子》(2012/05/22

 

【壹拾壹】

有一种触摸,缠绕笔,就像唇上的颜色。

眺望晕眩的梦境,太阳照耀的路,幸福,如激情的雨。

那些弯曲,还有凝结,勾住我身体的玫瑰,一天比一天滋味。

 

宛如镜子,我们之间,苔藓的脚步暧昧着。

就是呼吸,总是抓住,我,稀薄的液体流动青春的膨胀。

短暂的奢侈,迸裂的清晨,如生命,醒来,舞在中央,写下了这许多诗。

——《纪念我的百度时光》(2012/06/16

 

【壹拾贰】

或许,我该慢慢收藏深处细致的日子,一枚一枚装进口袋,让多雨的季节精致成微笑和勇气,放到太阳的生命里,汲取成熟。我所坚持的风景蔓延过汹涌的水,占据两岸欢欣的沿。漫步,循环,飞翔,疑惑,熟悉的一切都可以说出自信,找到更多奔跑的时刻。又一个夜晚,生活里寻常的一天,我尝试呼啸和难以平静的热情,向夏天招手。河堤上的青苔,固执着夏季的声音,谴责我。

——《夏雨的声音》(2012/06/29

 

【壹拾叁】

落日

一枚夕阳,撞在了瘦小的窗户

轻捷的羽毛,飞过凝视

热烈地开始,骄傲地收尾

 

正要赶往那个成熟的季节

飘忽的醉,原来竟是梦

我把明天的钥匙丢了

——《锦瑟》(2012/07/11

 

【壹拾肆】

走到这里,我不信,你只用了表情。我将全部柔软,留给文字,作为证据,一日,然后一季,细致喂哺。你,却养了好多花,浇水,看护,提醒枯荣。困,这个字,几乎是我的写照,你便四处寻找,用一把剪刀,努力裁开我紧裹的疲惫,剥出我的笑容。

花香,沁透了我的衣裳,我终于学会了抒情,为一草一木,为葱茏绚丽。入秋路上,你告诉我,娇美的木芙蓉正在盛开,天地间总是不会孤单。初夏来临,你又说,亦已插下花枝等待新根萌发,故意选择水插,是希冀看到,花在清澈透明的水里,可以伸展洁白的根。

——《盛夏。光年》(2012/07/28

 

【壹拾伍】

我一定在时间中存在。我不断说服自己。我不会衰老。我永远轻盈与自由。

我想起来一个词语。我不能想起来我到底要说什么。我甚至以为,我曾经诞生在过去。

有一些句子恍惚间会在我背后回响。意义明确而暧昧。描述了我的姿态。神秘诡异地缠绕我。我无处不在。我无时不有。

我找着。仔细地找着。有时候也停下来。想一想。似曾相识。我不确定。我恍若隔世。

——《若如初见》(2012/08/01

 

【壹拾陆】

又一天。我已回想不起,独坐黄昏的文章里,除了静水,是否还有剪碎的云附于心上,安慰过往。微风清扬,不知斜了几次衣角,我是一枝失了知觉的素紫。

有阳光的中午,身前来来往往的繁华,我始终未曾以戏剧的角色进入。也有厚厚的雨声与泥泞里,我看不见一个人影。

我原是在一个似梦非梦的世界里,了却熟悉与陌生的轮回。远游与近问的不同,是钟鼓短了,还是刻漏长了。

一颖花衣,向风偏笑。时常,仿佛,此刻,又是忘了哪一截风,携过我的袖,让我记起是在目送夏的背影,还是迎接秋的仆仆风尘。

——《一树浓语,独看》(2012/08/12

 

【壹拾柒】

柴扉里的秋,终于掩上。红泥巴的墙,雨水仔细阅读过后,缝隙的垢,一如速写的脸,线条明快。我应该是克制太久了,云朵尚且可以踩着遗忘,支离破碎地遁形于四面八方,我的城,长与宽,何须丈量?

现在,我要大胆地落下第一笔,河流是无限左右的横,松枝快乐地翘起左脚,奔向东方,溪涧的懒腰,伸给了夕阳,追着晚霞的西园。我的世界,着墨成一个不再边际的“大”,山丘,我的布鞋,湖水,我的足印,我不用眼睛,我没有心灵,我在大地,我归天空。

——《我的城》(2012/09/04

 

【壹拾捌】

如果,我选择热爱,门外的这些寂寞,是否就可以滚烫起来,和雨一起,挤进幸福的花园。有些诺,夹着花哨的琴谱,狐狸般伪饰。没有这样一首诗,是轻松淡定的,关于舍弃。我想尝试,能否造就一个伟大的自己,用云朵的哲学稀释内心的挣扎。

有时候,寂寞也是一种繁华,陪我走过,雨里的春夏秋冬。

——《我陪寂寞走在雨里》(2012/09/10

 

【壹拾玖】

好久不见,你还好吗?

天凉了,凉尽了秋天,凝住了微笑。日月捻碎街灯,摇曳葳蕤清姿。

不再去左右,季节深处的痕,握住了时空,也握不住青山依旧。那么可以,掩了心结,散了牵绊,借着星光,轻数落花。

你从未离去,我从未改变,只是不再记忆。文字太轻,记忆太重,我用沉寂的千帆扯远沧桑,让所有的关于活在那头,死在这头。

我不会说那么长的日子是水,结了伤疤,让眼泪证明只是一场幻觉。只懂了,蝴蝶再美,终究飞不过忘川,弹了琵琶语,还是烟花坠。

——《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》(2012/10/24

 

【贰拾】

秋天了,身边没有你了,现在,我是我的臣,我是我的皇。

我站在十月的出口,看秋与冬的接吻。这里没有时间的噪声,没有文字的吞吐,没有昼夜的狂奔。这里只有玫瑰花叶瓣里封藏的香,只有玉蝴蝶翼下窈窕的舞,只有如酒的寒冷与沉默的未来。

我触碰了季节的经纬,我邀请了诗歌的和美,我遗落了夜底的回眸。我绝尘而去,我挹秀而还。混沌初出走,梦醒处回来。世界在我眼底,世界在我翅上,我在浩瀚的天下,我在濯濯的水边。

——《一个人的夜,很美》(2012/10/26

 

【贰拾壹】

生命,有一扇门,我想打开,看到它的影子。

从一枕软香轻红的春水里醒来,听风,听露,听晨曦里元音的开始。我听见窗户,从左右轻轻分开,我的呼吸,迎接着清寒里纯真的初吻。叶在哈欠,鸟在比镜,车轮在漫步,灰尘在折叠,我的思想冲出了睡着的世界。

我将眼神擦净,坐上雾霭,拉起风琴,打开大街上寂静的门,用笨拙的手指赶制鲜果与蛋糕,赠予一双急匆的脚步。我可以快乐,我可以伤感,我可以从枝梢上回头,落下一枚多情的红叶,点亮一头蓬乱的发。

——《温柔次第开》(2012/11/14

 

【贰拾贰】

一定有些什么东西是我无法用文字表达的,恍惚间在我身体的某个角落瞬间停留。它伸手,在心灵的玻璃上慢慢移动,一条曲线,接着一个圆弧,忽然又停顿了一下,画出另外一个圈,一点点缩小,缩小,直到最后,细白柔荑的指尖停在这个点上,它成了开始,也成了结束。      

这似乎是一个无限开放的点,只要我闭上眼睛,就会看到这个点在扩展,不停地扩展,我轻轻推动着感觉的镜头,后移,看到心灵的整块玻璃,整个窗户,整面墙壁,甚至整座屋子,站在清晰而温暖的意义里,无法表达。

——《暗香》(2012/11/26

 

【贰拾叁】

自己是一个带着忧郁气质的名字,是我的小名,和我一起出生,与我一同死去。她卑微,看到我的时候,到处可以看到她;她坦荡,总能将灵魂带到日光底下曝晒,发出过于素洁的纯白的光。

对于我,她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情结。她喜欢不施脂粉,像一个村姑,大大方方,在自然而略微忧伤的淳朴中,开落于我生命的朝暮。她就是我爬过的每一堵墙的眼睛,以怀旧的手艺成就我恍若隔世的美。她可能更了解我每一日跳跃的思想节奏,以拒绝激情的怜惜游离在我落入尘埃的瞬间。

——《和自己在一起》(2012/12/01

 

【贰拾肆】

夜色总想把我勾引到幽暗的褶皱里去。我坚持决定,在世界和你的面前一直沉默。

它的里面定是有一个澄净的灵魂在乞讨,喝一口浓茶,为一些人流泪。

 

我喜欢躺在抽屉里,做一个黑白的梦,呆在宋朝,为疼痛买单。

有段时间,我将寂静系在脚踝,手腕上的孤独,满世界地跑。

 

一片夹在线装书里的旧江南,一个小镇,一抹韵脚。

时间的斑点,捉摸了青石,继续笨拙。

——《夜未央》(2012/12/08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465)| 评论(13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